您的位置: 松原信息港 > 法律

埃及神主 第六百三十六章 冥冥中的呼唤

发布时间:2019-10-15 17:02:36

埃及神主 第六百三十六章 冥冥中的呼唤

“方邃你想没想过,你身边的月采青作为和桂阳天很熟悉的月家一份子,也可能会有问题,而若是你身边都能出问题,我们五方域还有何秘密可言?这样的你

,有资格掌控秘殿?”

龙帝的口吻平和,语气从容,看起来或是听起来都没有半点烟火气。樂文小說

龙帝觉得,这是一个对方邃提出质疑的上佳机会,若是操作得当,可以将这个问题扩大化,甚至有可能一举推翻方邃此前积累的全部声望。

龙帝心中念头不断,又考虑到有没有可能借此机会,将方邃从秘殿传承人的位置上给拖下来。

如果能成功,那就为理想不过。

此时殿内的气氛在哗然之后,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寂静里,多数人看向方邃,目色各异。

龙帝紧盯着方邃面上每一丝细微的神情变化,仿佛是要看穿方邃的所思所想。

他目中遽然亮起锐利的光芒,口吻变的咄咄逼人:“方邃,桂阳天家族叛逃,月家你准备怎么处理,你麾下的月采青你又准备怎么处理,拘押审问?还是直接斩杀?”

方邃撩了撩眸子,平声静气道:“龙帝你说该怎么办?”

侯赛海因接过话头,道:“我认为此时局势紧张,必需要出重手,宁杀错不放过,至少要将月家人都拘禁起来,这是步。随后还要对他们家族的人进行严格审问。若是稍有通敌迹象,立即斩杀。而执行月家的抓捕命令。必须由方邃你来下,抓捕月家人的事情也要你来做。你也可以趁机证明自己的清白!”

方邃闻言失笑:“证明我的清白?”

续道:“就因为桂阳天世家叛逃,不但要牵累月家?连我也需要证明清白?我想问问,怎么证明?是不是我把月家人连带月采青一起杀了,我就清白了?”

龙帝森然道:“若是必要,把月家人杀了没什么不可以!”

方邃目中怒火隐现。断然道:“我没心思和你们作口舌之争。我在这表个态,月家是月采青的家族,而月采青是我的人,想动月家,你龙帝,或是侯赛海因都不行。如果月家人被你们抓了,咱们立即就开战!”

“你拿开战吓唬哪个?作为首领在有些情况下选择护短是不错,但是护短也要注意分寸,你在这种时候还敢用开战来要挟我们。置五方域的安危于何处?你这是不顾大局,单凭这一点,就说明你难当大任,你信不信本座能将你罢免。让你一无所有!”

侯赛海因毫不客气,开口训斥,局势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方邃沉声道:“别跟我说什么顾及大局的屁话,我没那么伟大,也不想受这份闲气。我再说一遍,不服咱们就战,侯赛海因你若是不信。现在就可以试试。”

事先绝没有人想到方邃在这件事上会如此强硬,处理方式简单粗暴且直接,快刀斩乱麻,甚至不惜和另外两位巨头在明面上翻脸。

实际上方邃此刻的震怒,确是远超任何人想象,不单是因为这些人想要利用月家来攻击自己,更重要的是,他们在这种五方域生死存亡的时刻,还在耍这种借机攻袭他方邃的心机把戏,真正不顾大局者,正是口口声声将大局时刻挂在口边的龙帝和侯赛海因,这本身就是个巨大的讽刺。

方邃的反击果断凌厉,毫无转圜,并非失去理智或者说不通人情,想不出更好的处理方式,只是再没有耐心和兴致与这些人喋喋不休,勾心斗角。

当然,殿内的人并非都是如此不堪,许伯理翁,索罗斯-泰坦等人,自从龙帝开口到现在,始终没作表态,看向方邃的目光也没有任何犹疑或是不信任。

方邃心中暗叹,或许是自己要求太高了。

害群之马哪没有?

“放肆!方邃你将枢密院会议当成什么了?公然喊打喊杀,开战?!你在威胁谁?”龙帝满脸惊怒的道。

方邃平复了怒意,悠然道:“威胁谁?就威胁你,你能如何?”

这场会议,本来是讨论怎么应对眼下的局势变化,后来由龙帝和侯赛海因联合发难,变成借机攻击方邃,有些要演变成批斗大会的意味。再后来方邃不按常理出牌,完全没照着龙帝预想中的套路来,开口就露出掀桌子开战的光棍赌徒派头,形式发展至此,已经彻底超出龙帝的预想。

众神星空内剑拔弩张,有直接变成角斗场的趋势。

许伯理翁和索罗斯-泰坦道庭之主皆是面沉如水,苏东塔这大胖子眯着一双小眼睛,心中不知作何想法,也是一语不发。

“砰!”

一声巨响,却是龙帝拍了一下十三星辰坐席中央,以星辉演化出来的会议圆桌一掌,使得桌面上光曦崩颤。他怒而起身,喝问道:“方邃你以为没人治得了你?我现在就代表皇庭部,正式提议,罢免你秘殿首席的职务。有谁附议?”

出乎龙帝意料,他话音落下,只有侯赛海因作出响应,举手示意附和罢免方邃的提议。

除此外,连素来和龙帝一个阵营的盟友,大胖子苏东塔也在略作犹豫后,选择了沉默。

许伯理翁迎向龙帝的目光,坦然道:“关于月家的问题,我认为现在可以加强监控,但没必要立即对他们采取抓捕行动。”

许伯理翁一开口,无疑就代表着整个军部的人在此事上表态,显然是站在了方邃这边。

龙帝愤然问道:“若是月家有一天真的叛逃又如何?”

方邃目盲如炬道:“若是真有那一天。我会亲自出手,将他们系数杀了。但在这件事没发生之前,月家谁也不准动。”

许伯理翁又道:“至于龙帝和侯赛你们两个怀疑方邃,要他证明清白,这就大可不必了,若是连格杀暗影与众母麾下无数的方邃也有问题,那我五方域岂不是再没有清白之人。

咱们现在是不是该把会议转回正题。继续探讨如何应对五方域的局势变化。而不是在这种时候商谈罢免方邃这位秘殿首席。本帅觉得没人能比方邃更胜任秘殿之主的位置,单纯在这件事上,我代表我们军部,全力支持方邃接任秘殿之主的位置。”

坐如雄山,高达十米的巨人索罗斯-泰坦,声若洪钟:“本家主和许伯理翁态度一致。”

“总有你们后悔的时候。”

侯赛海因和龙帝对视一眼,目中怒色分毫不减,但眼下的局势,显然不以两人的意志为主导。他们总不能真站起来以二敌一的和方邃掳袖子开干吧。

大胖子苏东塔和道庭之主,全程不发一言,显然是保持中立的态度,也认为在这种时候罢免秘殿首席不合适。

许伯理翁看向方邃。说了一句只有两人能懂的话:“如果暗影和众母联军,真的选择四面同时出手,围攻我们五方域,那他们的军力优势将发挥到,足可把我们拖垮,在这种局面下,似乎······除了方邃你的计划外。再没有更好的对策了。你若是准备妥当,老夫会全力配合。”

许伯理翁指的是,方邃此前提议守不住西线,可以考虑放弃西线,直接诱敌进入中央域的计划。

方邃目中掠过欣然之色,点头道:“我需要回一趟成仙地,之后会开始推行计划。”

话罢洒然起身,看也不看龙帝和侯赛海因,道:“这会议我就不开了,诸位慢慢商谈。”

说完转身便走,再没回头。

方邃走出枢密院众神星空主殿,外边已是群星璀璨时,明月高悬,一轮窄窄的弯月,却有着将光辉洒遍大地的力量,天地间的一切,是如斯的奇妙。

生命和星空,是宇宙中伟大的奇迹,万古以来,人们始终在孜孜不倦的探寻着她们的奥秘。

这是超越了轮回的永恒谜题。

方邃仰望灿烂星空,随即收回视线,步履坚定的离去。

他走出核心东星时,优雅无声,恍似天空之城的塞伯坦早在天外等候。本来在寻常时候,是不允许船舰进入十三星辰区域的,但现在局势紧张,是特殊时期,已经取消了这条规定,所以塞伯坦可以直接进入十三星辰内的太空。

方邃进入塞伯坦,一身浅绿色裙装,容颜娇媚白皙,眸神灵动的月采青就等在顶层主控室内,看见方邃,她面色微白,低头道:“谢谢。”

方邃自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笑意灿烂道:“谢我做什么,咱们是什么交情,你的家就是我的家。你想想,我怎么会让人把我自己的家抄了?”

月采青面上似有一抹异色乍闪即逝,随后回嗔作喜,笑吟吟地点头‘嗯’了一声。

方邃笑了笑,视线平移,看向塞伯坦舷窗外。

窗外星空深邃,十三星辰区域的十三颗主星和数以百计的卫星交织运转,形成奇妙无比的轨迹,应合着大自然的奥义。

当方邃的视线略过十三星辰区域中央的母星时,他心下莫名的涌起一种悸动。

这一刻,方邃仿佛感应到了母星上传来的某种精神召唤······

他心中突动,临时生出一个念头,转身道:“采青,你们在天外等我一下,我去母星上走一趟。”

月采青略感愕然,轻轻应了一声。

下一刻,方邃的身影已经在塞伯坦内兀然消失。

与此同时,几乎没有时间上的阻隔,方邃便出现在母星外的太空里。

母星,被誉为五方域修行圣地,这里元气密厚,还保持着天地初开的一缕传承自太古的气机。母星外混沌缭绕,在稍远处看,她就像一团巨大的混沌气团,若是进入母星大气层,就仿佛走入了天地未开的鸿蒙太初之地。

当年方邃来过母星一次,感悟颇多,还作出了境界上的突破。

此次方邃像是感受到了某种来自母星的呼唤,似乎冥冥中正有某些奇妙的事情,在母星上等着他。

方邃涌起一种明悟,母星······是有‘意识’的,在某种程度上,她就像一个庞大的奇异生命体,意识与宇宙同存。

蓦然,方邃消失在太空里,进入了母星内。

ps:大家万事愉快。求票,求票,求票~~多谢(未完待续。)

临沧治疗阴道炎方法
潍坊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长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临沧治疗阴道炎费用
潍坊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