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原信息港 > 旅游

透视眼 第七十四章:神仙难断寸玉

发布时间:2019-09-26 04:24:35

透视眼 第七十四章:神仙难断寸玉

苏哲见郭襄的表情是认真的,叹一声,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抽出一千块递过去:“有恩必还,向来是我的优点。”

郭襄接过钱,望苏哲钱包瞄一眼,厚厚一沓红钞看得她流口水。数完钱,郭襄将钱放进口袋,左右瞄两眼,靠近苏哲的身边,低声说:“叫林霸那家伙,想强迫我跟他发生关系,我怕赌局他赢了,我逃不出他的魔掌,所以......”

苏哲愣了下,在郭襄的脸上望一眼,她的美貌的确能让很多男人涶涎。

“幸好你帮我教训了他,替我出了口气。当时见你出脚,我都恨不得上前踩几下。”郭襄边说边抓着苏哲的身体示范在赌场里那一幕。

“这事情你一定要帮我保密,要是让人知道,我在赌场就干不了了。”

苏哲点点头,答应替郭襄保密。

看到郭襄满意的带着微笑坐车离开,苏哲双手插入口袋。

“嗯?钱包怎么在外套这里?”苏哲嘀咕起来。接着苏哲脸色就变了,将钱包掏出来,里面一万多块全都不少。

望着手中空空的钱包,苏哲一阵苦笑。他只是放松一下警惕又在郭襄这里栽次跟斗,不在同一个地方掉两次坑,看来还要看埋坑的人是谁。

“郭襄呀郭襄,你娘虽不是黄蓉,也别学得像她那样精明。下次再让我碰到,就不是救济了。”

叹息一声,苏哲摇摇头拦停一辆车回去。

刚回到家苏哲就收到李全转帐过来的信息。

进入屋子,苏哲叫了声,没有人应。苏哲上楼推开房间门里面也没人,不知夏珂去哪。

给夏珂打了,得知她和苏羽澄在一起见一名花农。

这事情前两天夏珂就跟苏哲说过,因为知道花店将要开,苏羽澄帮他们联系了几家花农。若是价格各方面合适,到时可以与花农直接签订合作合同。

苏哲有透视异能赌石是厉害一点

透视眼  第七十四章:神仙难断寸玉

,谈到生意,苏羽澄是专业人士,有她帮忙,应该没有大问题。

家里没人,苏哲在沙发上坐着看会电视,想起放在小花园那几块石头。解石机器苏哲托郭涛找了一套放在家里有好几天了,他早就想自己学下解石。趁着这会有空,苏哲将工具搬出来。

花园是在房子后面,他在花园那边解石,除非是十层楼高,不然看不到花园的情景。不过附近的楼房,的是五层,苏哲在花园解石安全得很。

平时看人解得多,如今亲身上阵,苏哲心里有点小激动。看郭涛解石这么多次,又看过其他人解石,苏哲对于解石的流程还是懂的。

苏哲在几块石头上面犹豫一会,选择之前陈象切下来不要的那一半。苏哲记得当时陈象那块赌石出的是黑雾终赌垮,他是用透视异能才发现内有玄机。

透视眼渗进半块毛料中,苏哲根据传回眼睛的信息,拿起粉笔在毛料上面画了几笔。

费了好大的劲苏哲才将半块毛料搬到解石机。开启机器,顺着画着粉笔的地方一刀切过去。当金刚轮一一点一点的切进去,刀轮口上事先装好的小管子不停的注水,防止石屑和灰尘扬出来。苏哲可不想解块石头,等会吃一身石。

灰尘与石屑顺着水变成一种淡蓝色的稀泥与刀片相粘,从切口上看不出东西来。在切完一刀后,苏哲关掉电源将两块石头分开,往上边浇下水,擦去在切口的稀泥。

苏哲知道这一刀不会出绿,又开启透视眼在上面看一圈,再往下十公分就有一片透明的东西。苏哲知道那不是白雾,为了不在解石中损伤玉,苏哲看得很仔细。拿起粉笔在上面又画了几画,苏哲准备再来一刀。

电源开启后,苏哲又按停进屋里拿出一对耳塞开启的音乐。金刚轮与石头摩擦发出的刺耳噪声苏哲一时间无法适应,还是带着耳机比较好。

第二刀下去后,苏哲关掉电源拿过毛巾往切口擦拭过后,在正中间处露出有直径有十公分大面积的玉来。虽然还没完全解出来,但是从露出来的玉的样子完全像是嵌入在石头里面,透明的部分与石头径渭分明,就像石头里面生出一块玻璃似的。

苏哲用水在切口洗了一边,从露出来玉面的透明度,无疑是一块上好的翡翠。苏哲按耐住兴奋,没想到陈象不要的废料中真捡到宝了。

苏哲用水洗干净,这块老坑玻璃种的玉体里面有着像梅花的图案,只是这看起来像梅花的玉不是白色,而是黑色。

“梅花墨吗?”

苏哲不知道有没有这种称呼,但是眼前开出来的这块老坑玻璃种的质地,比上次他在江井场口开出来的那块墨翠质量还要好。

神仙难断寸玉,的确不假。

当时因为一心想着将翡翠换钱,所有的翡翠开出来就卖给李全和魏德刚。如今又开出一块梅花墨,苏哲想起关于墨翠的情况,决定这一块留着,日后找一个雕工技术高的师父做几件首饰和配件。

出了玉,苏哲将解石机的转速调慢,换了一个金刚砂铊。如果是别人出了绿,肯定会选择用手工擦。苏哲有透视眼的优势,就算用机器擦,一样不会伤到玉。

将近半小时,苏哲关掉机器开关,用手又擦了十来分钟,一块完美透明得如同镜子的梅花墨完全解出来。

苏哲拿着梅花墨举起来观看,体形大概有两只拳头并合在一起那么大。按照这个大小,做十几件挂饰,六七副项链和手镯完全不是问题。

苏哲对翡翠市场的价格不懂,不知道这块梅花墨价格如何。上次开的那一块墨翠,李全是以比市场高出两百万的价格买的。这一块底子、水头都比那块要好,起码不会低于两千万。

一块赌垮的废料让苏哲赌垮,这事情他不敢跟陈象说,要是让陈象知道,不知会有怎样的想法。

收获一块梅花翠,苏哲见夏珂还没回来,顺手将其它三块也解了。

前后花了三小时才将所有石头解完。除开那块梅花墨,后面解出的三块有两块出了冰种,还有一块出了黄翡。若是刚接触那时,别说冰种,单是黄翡就足以让苏哲兴奋不已。

望着面前的几块翡翠,梅花墨留给自己用,剩下那几块,苏哲寻思着到时出手。不过苏哲并不想卖给李全或者魏德刚,他们两个太熟悉,到时出价肯定要比市场价要高。

苏哲不是嫌钱少的人,能赚多一点自然喜闻乐见。李全魏德刚帮他不少,他们的钱反倒不好意思赚。摸着下巴想了会,日后赌石肯定会继续,赌涨的情况同样会越来越多。解出来的翡翠不管多好,若没找人雕琢,放在家里用途不大。

“还有一个月就是年底,珠宝市场销售量大。姐中止明诚珠宝翡翠原料供给,他们必定会从其它渠道时货.......”

苏哲眉头轻舒展,林远生是和他没仇,谁让他生个儿子出来不会教养。

养不教,父之过,林远生也要为林霸平时的嚣张跋扈的态度买下单。

将花园的石头清理一遍,苏哲将解石机搬回去,同时放好翡翠。解石时他已经很注意了,衣服上沾到灰尘石屑依然是不可避免。

洗完澡,将换洗的衣服丢在换洗的架子上面。

刚从浴室出来,夏珂就推门进来。

夏珂看到苏哲头发带着湿气,身上只穿一件睡衣,连忙将手中的袋子放下来。

“怎么只穿一件衣服,刚洗完澡吗?”夏珂边说边从房间里拿出一件运动服。

苏哲披上运动服问道:“今天跟苏姐去谈事情谈得怎样?”

“谈得差不多,回头进货就行了。”

平顶山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平顶山治疗癫痫病方法
平顶山治疗癫痫病费用
平顶山治疗癫痫病医院
平顶山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