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原信息港 > 历史

世城第十三章逍遥道8

发布时间:2020-01-24 22:08:47

世城 第十三章 逍遥道8

“你家当年住何处?”

庞悦翔忽地追问。

“不是什么事情你都可以知道的!”

赵水儿警告他,接着道:

“卜香叶和阵王棋能互相感应。

当我有难的时候,哥哥手中的两枚棋子会变得无比沉重。

当哥哥有难的时候,我腰际的卜香叶便抖动不停。

到那时,我们会不惜一切救助对方。”

“够厉害!钦佩!”

庞悦翔抱拳致敬。

//

逍遥道快走到尽头的时候,他们望见一棵茂盛的白蜡树。树下坐着一个衣衫破烂的年轻人。

等走近了,他们发现年轻人手里摆弄着一根蘸满了油,却没点燃的火把,火把头上爬着许多古怪的虫子。

“喂,你在做什么?”

赵水儿上前几步问。

“少爷我闲来无事,谋些大事。”

年轻人头不抬,眼不转,只顾忙自己的。

“那是什么事?”

赵水儿不解。

“莫多问,莫多语。”

“姑娘我偏问!

你叫什么名字?”

“俗名阿猛,别称‘火灵’!”

“不像平常人。干什么的?”

“悟道者,行天下,救人,施仁!”

阿猛说着,手提火把慢慢地站了起来,扭身对庞悦翔说:

“你等留下来做我徒儿如何?”

“大胆狂人,出言不逊,活到头啦!”

二宝怒叫。

“那要看你有什么真本事。”

庞悦翔笑道。

“玩虫小技而已。”

阿猛答完随即将手中的火把举起,插进头顶浓密的白蜡树枝叶里。

只见那些古怪的虫子一个个登上叶子爬去,黄褐色的躯体,有花生米大的样子。

“那是什么啊?”

赵水儿很好奇。

“千年白蜡虫!”

阿猛神情镇定地讲,

“古传说之白蜡虫皆一年生,雄者幼虫变蛹,破蛹成虫而死,命不多。

少爷我火把上的千年白蜡虫都为幼虫,不作蛹,不成虫,活得千年大如此也。”

“你说的是可以泌白蜡,制蜡烛的那种小虫子吗?”

赵水儿又问。

“正是!”

“那你都教做什么?收我做徒儿如何?”

赵水儿追着求道。

“你我近冤家,远之!”

说完,阿猛将火把扛到肩上,向前走去。

“少爷!少爷!”

赵水儿不明白阿猛的意思。

“我和白蜡树有份情结。我的足迹会像蜡烛照亮世界!”

阿猛口中自语着,脚下突然出现两个火红色脚印,火苗舞动。

赵水儿目不转睛地望着那双脚印渐渐远走。在即将消失的一刻,阿猛突然改口:

“小小白蜡虫,火烧阵王城……”

赵水儿蓦地注意阿猛肩上的火把。那火把头上又爬出密密麻麻的千年白蜡虫。

她浑身一阵冷!

//

接下来的路上,赵水儿表现得很是闷闷不乐,总感觉刚才那个阿猛怪怪的,怕怕的。

“逍遥主,咱们离沽园城不远啦,就近休息一下吧。”

又走过一段距离后,庞悦翔打断赵水儿的思绪说。

“哦,可以。”

她心神不定地应一句,找个位置停住。

“对了,记得相识之初你曾讲自己身无分文!但这似乎不合事理。哪有出门在外不带银两的?”

赵水儿的忧虑突然从阿猛那边转移到勇二这儿来。

“还有,你去沽园城究竟意欲为何?”

她追问。

“勇二乃商人。

本来,本来离家时身中揣有足够多银两,因为要去沽园城定买‘准色必提珠’,可由于长途行路,疲惫不堪,夜半之际偶遇一家客栈便落宿下去,却不料次日醒来所有财物全被偷光啦!”

庞悦翔尽力使自己的谎言圆美一些。

“那家客栈是不是在刚进逍遥道不远的地方?”

没想到赵水儿竟一下子激动起来。

“对,对……是在……”

庞悦翔犹犹豫豫地点头。

“客栈的名字是不是叫‘逍遥客栈’?”

她的举动越来越令庞悦翔不能懂。

“没错,就,就叫逍遥客栈!”

反正见赵水儿惊喜至此,他也撑大胆子豁出去了。

“太好啦!‘逍遥盗士’果然存在!”

这一刻,赵水儿兴奋极了,不住地来回走动着津津有味地讲:

“他是一个特别迷恋‘传说’的人!

不管久老的还是新鲜的,只要是传说他都喜欢!他不能容忍别人损害自己心目中美丽的传说了。倘若有谁毁坏了他那些传说中的任何东西,他便会偷光那人的一切!”

听到这里,庞悦翔猛然记起无忧河边二宝说过的有关寂寞山和无忧女长等山神的那个传说来,心中不禁一阵阵惊。

“还好我这次没能到达寂寞山采下忘情草,不然就可能真的遇上逍遥盗士了。”

越想,他越觉得后怕。

“他的盗术十分超凡,让人极难察觉到!

而他那家客栈不是谁都能遇上的。可能你得罪了他心目中的某个传说,招致破财,不过你帮本主证实了逍遥盗士的存在,我便不责罚你!”

赵水儿瞅着庞悦翔一脸不自在的表情特意安慰道。

“他是逍遥道中不废物的一个人才!

本主这一生的渴望就是能收留他做我的‘土随行’!那将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一边陶醉着,赵水儿开心地畅想。

“真是躺着也中刀!看来谎言也不是随便可以编的!”

庞悦翔听后内心痛苦透了。

“逍遥主对东雪寒身的了解有多少?”

过会儿,庞悦翔试探着问。

“本主只听传他的臭名!至于他长什么样子,是否另有别的称谓,以及他的背景等等我都不知。”

赵水儿稀里糊涂地回答。

“勇二仅仅耳闻他的府第……”

“够啦!”

还未等庞悦翔讲完,她便立刻接过来说:

“有了他的住地便不愁找不到他!”

估摸着休息差不多了,赵水儿扭身向四周扫视一遍准备起程,却突然感到意外:

“才四呢?怎么会就剩你们三个?”

她一边奇怪着,重新环顾左右。

“你俩有没有看到他们?”

庞悦翔顿时故装紧张地问身旁两个弟兄。

“不清楚啊!我们一直守在您这儿,转眼的空儿也不知他们去了什么地方!”

“是呀……人哪儿去啦?”

两个弟兄纷纷迎合着说。

“逍遥主,很快就到沽园城,想必才四是惧怕同东雪寒身交手,私自带人溜逃啦!

这个人下次被勇二遇到一定不轻易饶恕!”

庞悦翔发狠。

“也罢,多那几个废物还是累赘!走吧。”

说完,赵水儿不多思索,迈步向前了。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可信吗
芜湖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石家庄癫痫病专科医院
青海妇科医院
上饶妇科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