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原信息港 > 育儿

三板公司首家追诉被掏空资产南洋航运无头官

发布时间:2019-07-20 17:27:36

三板公司首家追诉被掏空资产 南洋航运无头官司惊动院

本报 金水 海南 湖北报道

冤有头债有主。作为首家追诉被掏空资产的三板公司南洋航运集团股份公司却陷入整整四年的无头官司,甚至惊动人民法院。

起因是南洋航运法人代表、海南成功投资公司董事长范运海意外死亡后,自称是副总的陈霖拿出范运海生前欠200万元的借条,南洋航运集团股份公司副总裁刘文涛拿出范运海授权书开始主持工作,在武汉武昌区法院水果法庭调解下,刘文涛同意以担保方南洋航运在海南东方市的100亩国有土地使用权抵偿过户给了陈霖,偿还200万元欠款。

但此后,刘文涛因为职务侵占罪入狱被判18年,海南省公安厅委托包括沈阳刑警学院在内的三家机构鉴定显示,范运海授权书和借条签字都是伪造的。2006年,南洋航运集团提供公安刑事鉴定意见要求武汉武昌区法院重审,一场死无对证的官司让双方开始长达4年的诉讼拉锯战。

如今,海南国际旅游岛规划出台,海南东方市这块100亩的土地评估价值已经飙升到几千万,双方的争夺也进入白热化。一旦南洋航运胜诉就可以一举解决公司的债务问题,而对陈霖来说则是下半生的指望。

究竟是以虚假债务合谋转移上市公司资产,还是一笔真实的债务,因海南土地价值飙升南洋航运集团开始反悔呢?前往海南和武汉采访了双方当事人。

追诉资产陷入困局

《华夏时报》来到双方争议的海南东方市二环路八所地块,这里位于规划的新城中心,路东已经被市政府征用,路西100亩土地,自来水厂占了25亩,还有15亩没有办理征地手续,剩下60亩已经按照2003年武汉武昌区水果法庭的民事调解书为法律依据过户到陈霖名下,南边是一所名为海之南的学校,它原本也是南洋航运的土地,被刘文涛当初私自出售了。

东方市国土局办公室主任吉家丹告诉,对情况比较了解的地籍股股长王连虎已经被检察院带走,新任地籍股股长刚刚上任两个月。东方市领导班子和国土局局长都因为土地违规问题全部被双规,国土局多个部门负责人都被更换。

据东方市一位知情人士告诉,南阳船务经济开发区原来规划是2205亩,但当地政府实际征地只有460亩,后来,因为长期没有开发,部分土地被农民收回和市政设施占用,剩下300多亩土地,陆续被刘文涛出售。

“刘文涛既不是股东也不是法人,利用范运海意外死亡,南洋航运处于混乱的机会,伪造了一份授权书和聘任书控制了公司。”海南省公安厅南洋专案组一位负责人告诉,南洋航运在东方市的大部分土地款都进了刘文涛个人账户。后来,海南省公安厅以职务侵占罪刑拘了刘文涛,并拘捕了陈霖协助调查。刑事鉴定结果显示,刘文涛的授权书和聘任书上法人代表范运海的签名是假的,陈霖借条上范运海的签名也是假的,公章是刘文涛盖的。

“刘文涛和陈霖签订的还款协议书规定在原告居住地起诉,本案被告和标的物所在地都在海南,正常情况下应该在海南起诉,刘文涛却同意在武汉起诉,明显违背南洋航运公司的意思。”南洋航运代理律师、湖北谦顺律师事务所律师刘聪说。

刘律师告诉,刘文涛在民事调解过程中始终放弃答辩,完全配合陈霖获得土地过户,也没有走抵押物拍卖还钱的程序,陈霖也没有追究借款人范运海和成功投资公司的,而是直接瞄准了担保方南洋航运这块土地。

“这是南洋航运一块资产,我们一定要争回来。超过7亿的资产已经被掏空转移,5万多股民的利益已经损失殆尽。”南洋航运集团股份公司董事长程勇告诉本报,现在,公司要追回被转移掏空的资产太难了。

数任老总无一善终

海口市文华酒店系南洋航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办公地址,公司董秘周瑞英是留守公司的人中个“老人”。她1997年大学毕业就进入南洋航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那时,南洋航运是令周瑞英骄傲的企业和上市公司。1999年,公司命运发生转折,公司总裁陈涛犯罪被抓之后,南洋航运立刻陷入危机,债主上门要债,公司现金链断裂。周瑞英眼见南洋航运从一个辉煌的企业巨人陨落到退市。

南洋航运董事长程勇告诉本报,南洋航运早是属于海南海运总公司的国有控股上市公司,盈利很好,1996年私有化后被成功系控制。“陈涛和游晓林一起成立海南成功投资有限公司准备收购南洋航运的股权,苦于缺乏4000万资金,沈俊林(化名潘顺宝)从中国运载火箭研究院借来4000万元完成了收购。”

此后,几任老总包括中国运载火箭研究院院长厉建中、游晓林、沈俊林和刘文涛都集中在2004年和2005年陆续被抓。在此期间,上海华宇融投资公司收购成功投资,间接控制南洋航运,派出的董事长沈士渊、总裁周伟卿等人也因为宝钢承兑汇票骗贷案东窗事发外逃,留下华宇融的代表范云海主持工作,却意外发生车祸死亡;南洋航运被成功系掌控以来,每一任老总都没能得到善终。

陈霖和南洋航运之间的诉讼其实仅仅是南洋航运200多起诉讼中的一个。海南省公安厅南洋专案组负责人告诉,从1997年到1999年陈涛控制的3年时间,7个多亿资产被掏空转移,还欠4个多亿债务,留下200多起诉讼官司。

范运海死亡后,刘文涛抛出了范运海授权的委托书和聘任书,开始主持工作;陈霖也在这时候拿出范运海生前出具的200万元借条。后来因刘文涛出事,引发了陈霖和南洋航运之间的借款纠纷。

四年诉讼背后的法院角力

2006年,武昌区法院根据海南省公安厅的刑侦鉴定意见撤销了2003年水果法庭的民事调解书。

当事人陈霖不服,开始上访上诉。武汉中院裁定武昌区法院重审,但南洋航运提出管辖权的争议,武昌区法院将卷宗转到海南海口市龙华区法院审理。后来,武汉中院派人到海南索要卷宗,遭到海南方面拒绝。

终,湖北省高院通过人民法院反映,人民法院向海南高院调阅了卷宗,对双方争议的管辖权进行了裁定,由武汉洪山区法院负责一审。双方长达4年的诉讼拉锯战告一段落。

采访了武昌区法院原主审法官万文沙,他依然坚持自己的看法。“借条假的就是假的,再过十年也是假的,不可能成为真的,坐了十几年牢的案子,还得放出来改判,有错就改,这是法律赋予法院的纠错权力。”

武汉洪山区法院院长陈光义告诉:“这个案子是法院指定我们院一审,我们一定会公正地审判。”

负责承办案件的洪山区法院审判监督庭副庭长丁华勤告诉,这个案件已经开过庭了,近期就会作出一个判决。但他表示,目前双方分歧很大,南洋航运方面提供的证据是200万借条范运海的签字是伪造的;陈霖则认为,成功投资和南洋航运的公司盖章都是真的,借贷关系就应该成立。

刘律师告诉,为了防止诉讼期间土地权属发生转移,南洋航运大股东大唐集团提供了2000万的担保抵押,要求法院冻结土地,执行财产保全程序,但法院一直没有理会。“这只是一个正常的诉讼程序,不会影响判决,我不知道为何法院不愿意履行这个程序。”

陈霖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本人和刘文涛都是南洋航运的副总,他介绍上海华宇融去收购成功投资,间接收购了南洋航运,结果华宇融出事,连工资都发不起,这样,他就开始借钱给范运海。“如果这个借条是假的,我早应该与刘文涛一样被判刑了,不会呆在这里了。”

制作一个微信小程序
怎样开通微商城
分销小程序系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