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原信息港 > 育儿

大学生上开店销售自己引热议iyiou.com

发布时间:2019-03-11 16:15:55

大学生上开店“销售”自己引热议

核心访问:我是班长我的班

李小萌:一上来,我先要念一段文字,文字是这样写的,从2008年底,我们就开始踏上自己的求职之路,但是这条路上充满了荆棘,种种遭遇让我感觉,我们不像是从象牙塔里走出来的人才,更像是一块钱一斤的大白菜,在市场上由人挑选,偶尔让我有种错觉,我们是孤儿院待人领养的孩子,想与命运抗争,但却那么无力,面对这些遭遇我们开始反思,开始寻求一条新出路,写下这段文字的是一个名叫王丹珂,今年马上大学毕业的年轻人要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不容易,所以他们正如他所说,找了一条新的路,是什么呢?就是在淘宝上开一家店,把自己包装成商品待售,而且这个店起了一个非常可以吸引眼球的名字,叫我是班长我的班。

短片:

班长,王丹珂,一口价,3000块,这是淘宝上一件商品,不过商品却是店主自己。今年三月,北方工业大学数学系0501班班长王丹珂在淘宝建了个小店,取名“我是班长我的班”,店里拍卖的“商品”正是他自己和他在求职的同学们,在拍卖的页面上,他们的标价从2000到3000元不等,点击宝贝信息就能看到“生活照”,还附有每个人的求职简历。

王丹珂:这边是(招聘会场的)入口,您看这队,整个是这么排过去的,那人简直瘀了就。

小店开张不久,就因“商品”涉嫌透露他人隐私,被淘宝责令宝贝下架。但这群年轻人又想出了新办法,真实姓名用“宝贝”加编号代替;个人情况描述改称“产品特性”;“产品功效”则是求职意向。改头换面后,这些急于找到工作的年轻人以更加新鲜的卡通形象重新上线。

班长王丹珂在页上介绍说:“在我们这个班里,有校篮球队队长、奥运志愿者、多才多艺的绘画家。现在我们需要一个机会,像炽热的种子在寻找一片土地。”

李小萌:我是班长我的班这个店开了以后,一下子引起了媒体和公众的注意,但是一个月以后,这个店自己又关了,并且说不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个店里的宝贝们有没有售出,今天我们就请到了我是班长我的班这个上小店的店主,也是这个班的班长王丹珂,还有他的同学李鉴,欢迎你们两位。

王丹珂:你好。

李小萌:马上临近毕业了,先告诉我们,你们两位都找到工作了吗?

王丹珂:找到了。

李小萌:你找到了,什么工作?

王丹珂:是在一家国企工作。

李小萌:那不错吧?

王丹珂:还可以吧。

李小萌:李鉴呢?

李鉴:我是在一个商场,就是叫储备管理,从基层开始做起。

李小萌:售货员吗?

李鉴:对。

李小萌:你们俩的工作是通过淘宝这个店把自己卖了以后拿到的?

王丹珂:不是,我是通过招聘会。

李小萌:都没有?

王丹珂:对。

李小萌:我们说了这么半天,先来看看在淘宝上这个小店究竟是什么样,来丹珂给我们展示一下,电脑。

王丹珂:这个就是我旁边这位同学。

李小萌:李鉴,一口价两千块,产品标签党员,产地北京,产品特性数理计算能力强,熟悉Windows,对宏观微观经济有深入了解,爱好音乐,流行及古典音乐有涉猎。产品功效及优点。丹珂这几条跟他有区别吗?我看看你的,宝贝丹珂。

王丹珂:宝贝6。

李小萌:宝贝6,

很强的上进心是产品的功效和优点,把自己说成一个产品,说成一个店上卖的宝贝的感觉是什么样?

王丹珂:在淘宝上卖出来的也都是一件件产品,我们也都是像一个个商品一样,被放在人才的市场上,供这些用人单位来挑选。

李小萌:开始怎么想到开这么一个店,之前你们碰到什么样的困难,让你们有这么一个主意出来?

王丹珂:之前很多人去招聘会,那个时候是今年年初,从去年年底的时候我们就有很多同学去各大招聘会,包括假期的时候也是去了很多,都不太理想,投出简历之后都石沉大海,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想即使凄风苦雨利用一个平台,能想来充分展示一下自己。

李小萌:当时你们俩都去疯狂地投简历了吗,在开店以之前?

李鉴:对,反正我是。

李小萌:怎么个疯狂法?

李鉴:基本上北京的人才市场我反正都去过,去过很多。

李小萌:投出的简历有多少份?

李鉴:五六十份吧。

李小萌:丹珂也是吗?

王丹珂:我可能没有他多,更多的是受到他们这种紧张气氛的熏陶,感觉到今年形势很不乐观,这紧张气氛是不是彼此传染,主要就是有一个人找到工作之后,回宿舍一说,大家说,居然我们当中有人找到工作了,大家都有一种心慌的感觉了。

李小萌:一边互相紧张情绪在传染,一边也在开着玩笑在调侃。

王丹珂:对。

李小萌:开上店是大家聊天当中,无意之中碰撞出来的想法吗?

王丹珂:没错,开始可能是我和另外一个同学,假期的时候互相沟通,就是想一个什么平台,不至于让自己埋没在茫茫找工作招聘的人海当中,后来再回到寝室,开学天,坐在宿舍里面侃大山似的那么聊天,聊着聊着,就感觉淘宝可能比较好一些,然后就想到这种方式。

李小萌:逛淘宝的都是什么人你们想过吗?大家是去买一些生活用品、电子产品,他怎么会在这里边对这些找工作的产品产生兴趣呢?

王丹珂:首先我们当初想,平常淘宝上卖的都是这种商品等等,突然间出现一个人肯定能够让大家感觉到我们很有新意的想法,所以开一个小店,把自己当商品等待出售,是一个宣传和引起大家注意的途径,而不是说直接找工作的,这么一个重要的途径,终目的还是要找到工作。

李小萌:那要把整个一个班的同学,十几个同学,没有全部纳入进去,是自愿参加是吧?

王丹珂:对。有人不看好,有人可能考研,包括有人可能感觉瞎胡闹。

李小萌:李鉴初听到这个想法的时候觉得靠谱吗?

李鉴:我觉得一开始还可以,至少这是一条途径吧。其实开始找这个工作,就好像你去买彩票一样,可能说买完彩票,我要中五百万,但是你只是想一想而已,现实吗?并不是特别现实。我们当初也是,就是我们通过这种方式说找工作,想一想,可能会找一个特别好的怎么样,但是大家都是想一想,其实更多的感觉还是传统方式比较靠谱。

李小萌:这个店开张多少时间以后有了个来主动联系你们的人?

王丹珂:也就一个星期,开始联络我的是一个,是一家企业通过一个联系到我,然后跟我说他们那儿有招聘,那天中午我们同学聚会,下午就去那儿了,但是效果不是我们预想的那样。

李小萌:什么和你想的不一样?

王丹珂:到那儿之后,他先给我们灌输了很多就业方面一些理念等等,然后紧接着跟我们谈的可能不是找工作这个方面的东西,他是一家猎头公司,和开始说的很不一样,所以就给我们一种欺骗,有一点欺骗的感觉。

李小萌:那他请你去想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呢?

王丹珂:他就是想让我们上他那儿接受一个培训,经过他培训之后,把我们介绍到各个企业,而我去了那儿之后,他还跟我谈了不是招聘的事情,给了我一种很大的欺骗的感觉。

李小萌:你觉得你身上有什么值得他去骗的吗?

王丹珂:我觉得可能是我们这件事情做得会引起很多人注意吧。

李小萌:所以就因为这个原因,这个所谓的机会就放弃了?

王丹珂:对。

李小萌:有没有放弃的机会?事后想起来还怪可惜的。

王丹珂:也有,可能关注我们的人会看到,有一家影视公司联系我们。刚一开始他没有说招聘,他们说我们是一家影视公司,然后我叫什么,留下一个。后来我直接,因为这个事情发生在猎头公司之后,我当时心里边已经对那种不是直接招聘我们的这些公司,已经有了一种潜意识的厌恶了。然后他联系我之后,直接跟他说我们不想拍电影,也不想进入娱乐圈等等,比较生硬的就回绝了。

李小萌:那人家是找你拍电影吗?人家干吗找数学系的拍电影?

王丹珂:这个现在想来太过鲁莽了,也是年轻的代价,因为事后他又联系过我们,他说我们确实只是招一名经理助理等等,而且我去查了一下这个公司,发现他在上也有招聘,招聘也是经理助理,等我们再联系他,把简历发过去的时候,人家说就已经招聘完了,就等于错过这个机会了,十分可惜。

李小萌:平常我们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可我怎么感觉你们这些小牛犊对外界挺畏首畏脚的?

王丹珂:主要也是社会太复杂,我们接受了很多这方面的防骗的一些教育吧,家长也好,老师也好,学校也好,都会提醒你多注意这些东西。

李小萌:学校提醒你们注意一些什么防骗的注意事项?

王丹珂:我们在学校的时候,每个人都发了一个就业生指导手册,蓝皮的本,上面先告诉我们很多防骗的一些东西。比如说一些传销组织渗透,还有比如说一些合同漏洞,学校希望大家注意一些像培训,中介介绍你,交一笔中介费,他们就不再给你介绍,或者把你介绍到随便一个公司,你去那儿干两天,人家就以各种理由,说你就是不合适,然后你走了,但是钱也交了。类似这样形形色色的故事,对于我们来讲我们听得太多了,所以难免心里会有很多戒心。

李小萌:如果把风险全部屏蔽掉的话,机会肯定也会屏蔽掉一部分。

王丹珂:对,所以我们也是尽力地找一些让我们感觉放心的,感觉确实不是特别靠谱的或者怎么样的,我们不会去太多地接触。

李小萌:你们这十几个同学,有没有真的通过淘宝这个找到工作的?

王丹珂:目前真正留下只有一个。

李小萌:那个过程是怎么样的?

王丹珂:刚一开始联系到我们,刚一开始都是我跟这个公司联系,接触了几次之后,他的可信度挺高的,后来我们几个同学一块,带着简历去他那儿面试了,面试之后,他通知了我们三个同学去那儿复试,这三个同学留下了两个人,但是终到今天,是只留下了一个人继续在那儿干。

李小萌:正式签约了吗?

李鉴:那个人已经成为那儿的MP3的主管。

李小萌:他很感谢你这个店吗?

王丹珂:还行吧,都是同学。

李小萌:表达过吗?

李鉴:表示要请他吃饭拥有了这些呢,真的。

短片:

“我是班长我的班”店开张后,王丹珂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的小店上,每天起床件事就是上淘宝,看有没有“买家”光顾,不仅如此,他本人也成了媒体追逐的对象,疲于应付各种采访,这些打乱了王丹珂原本的生活节奏,那段时间,他没时间修改简历,没有时间参加招聘会。

于是,小店开张一个月后,王丹珂做出了决定,关闭“我是班长我的班”,同时不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

李小萌:当时为什么把店关了?

王丹珂:当时我们不想再继续炒作自己,我们刚一开始就是想找一个工作,不想把这个变了味,一些媒体跟他接触的过程中,还觉得他可能在放大中国就业等等困难,他可能想说出他想说的话,而他只是想借我的口,因为这方面也有一定政治思想在里面,不想被他利用。

李小萌:那你不能反过来利用媒体再关注你这个机会呢?

王丹珂:我们可能也有一些担心,因为很多用人单位,他可能更需要的是一个踏实肯干的员工,然后单位领导看到你做过的这件事情,不知道他会怎么想,也许他就会认为你是一个特别浮躁的,难以驾驭的一个年轻人。

李小萌:也许他会认为你是一个很有创造力的年轻人。

王丹珂:但是领导的想法是很难揣测的,而且这件事情看起来也是没有,不会有太多的效果,我们感觉还是通过传统的那些招聘方式可能更加靠谱一些。

李小萌:听到这儿观众朋友肯定心里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今天你们两个又会坐到镜头前。

王丹珂:对,今天我们来其实也是想跟大家说,今天就是作为一个结尾告诉电视机前所有关注过我们的人,帮助过我们的人,还有很多媒体,我们这件事情到今天为止,就算正式结束了,我们大多数人也通过自己的努力找到了一份工作,就是这样,以后我们也不想再做这件事情了。

李小萌:我们平常做一件事情多少都会留下一点痕迹,对你来说留下一些什么样的影响吗?

李鉴:我觉得至少比如十年以后,我们同学再聚到一块的时候,聊到这件事儿,感谢感谢他。因为他毕竟给了我们一次接触一些不同时期不同人的机会,我们挺感谢的。

李小萌:你呢?

王丹珂:我觉得也是在这个过程中,自己也成熟了一点吧,对于整个社会看到更多的东西吧。

李小萌:看到更多的什么?

善待它

王丹珂:有好有坏,看到有一些,起码媒体刚一开始可能感觉有人来采访你,对于我们大学生来说,好像特别好,特别厉害什么的,其实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还有很多社会上各式各样的用人单位,他们有的也不是说真正想用你等等,主要的我觉得也是想告诉下一届学弟学妹们,你的创新求职,创新是一部分,但是重要还是自己的实力。

李小萌:现在你们当时在店上这些宝贝,十几个人都找到工作了吗?

李鉴:绝大部分吧,百分之六十左右吧,因为我们把自己的标准降低了。

李小萌:在你们两位写的求职申请上面,预期收入你们都填多少?

王丹珂:两千。

李鉴:我写的一千五。

李小萌:比上的还低五百。

李鉴:对,我怕写太多了,人家

这些年区块链跨过了哪些坎距离规模化商用还有多远
商改租
汽车流通-汽车流通头条新闻资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