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原信息港 > 汽车

全能保镖 第0417章 的忠魂【二合一大章求花】

发布时间:2020-01-16 22:38:31

全能保镖 第0417章 的忠魂【二合一大章求花】

莫孤山下。

篝火成片,俯瞰而去,diǎndiǎn火光犹如天空中的繁星镌刻在苍茫大地上。

蒙族武士中无比热闹,甚至就连刑天的都搀和了进去,他喜欢这种氛围,更喜欢和勇士待在一起,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可以尽情彰显男儿豪迈的一面。

只是,欢愉太短。

毫无征兆的,刑天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耳朵飞快扇动着,震动频率远远超出了人类了的极限,眸光不自觉的投向远处的山林,片刻后,陡然大吼:“结阵!敌袭!”

这一声怒吼,犹如九天龙吟,直接炸裂了黑夜的平静,所有蒙族武士飞快行动了起来,方才的所有欢笑戛然而止,只剩下冲霄战意!

其实不光刑天察觉到了,就连轩辕、凌颖、维多利亚几个人也感觉到了,武道修炼者本就六识敏锐,修为到了他们这个地步,可以轻易捕捉到生命的气息,除非是用了特殊手段来蒙蔽自身气息,否则在贴近至强者的时候断然难以逃脱对方的感应!

一时间,几个至强者悄无声息的就出现在了莫孤山下,犹如鬼魅,挡在了前方。

仅仅一分钟!

一分钟的功夫,这些蒙族武士就已经完成了结阵,几个方阵相互呼应,】dǐng】diǎn】xiǎo】説,直接挡死了莫孤山正面。

这就是刑天手底下现在的强精锐,哪怕是碰到再突然的情况也能在时间做出反应!

刑天坚信,假以时日自己的八部天将必将重现太古时的辉煌,可与世间任何一支强军叫板、作战!

此刻,武士如林,斩马刀在周围篝火喷薄出的火光下跃动着湛蓝的弧光,让四下看起来一片雪亮,惊人的杀意让四周空气的温度都在急剧下降!

所有武士目视黑黢黢的密林,没有战吼,没有杀声,只有一双双带着狼性的眸子死死盯着密林,眸光中闪烁着杀机!

片刻后,林中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这一次谁都听得清清楚楚的!

来了!

蒙族武士个个不自禁的握紧了手中的斩马刀!

下刻,“哗啦”一声,莫孤山边缘地带的一大片树枝被撞开,一名浑身是血,用衣服上的碎布条包扎伤口的大汉丛林中冲了出来,手中的唐刀上血迹斑驳,血槽更是展现出一种深沉妖冶的红,一看就知道这刀饮血无数!

万磊!

这位皖地的大将冲锋在前,是个从密林中闯出来的,一举手中唐刀,吼道:“给我杀!”

“杀!”

“杀杀杀!”

“……”

喊杀声从林中传出,顷刻撕裂这里的平静!

一大批浑身是血、衣衫褴褛的皖地武士从密林中冲了出来,手执唐刀,直扑蒙族武士的大阵而来!

没有阵型,没有进退,只有手中一把刀和惊天战意!

这批南国皖地残兵此刻一身虎狼气爆发,非常骇人,很难想象,他们是如何有勇气向五千名北方的精锐发动进攻的!

这注定是以卵击石!

可这批人却无怨无悔,高呼“南国之魂不死”不要命的冲锋,有人腿上受创,仍旧一瘸一拐的向前扑,跌倒了站不起来就爬,一往无前!

“南国之魂不死!!”

“让这群北看看我们的至强勇气!”

“……”

怒吼声漫山遍野!

在蒙族武士与莫孤山前接近五百米的狭长平地上,到处都是赤红着眼睛的皖地武士!

渐渐的,就连蒙族武士的眼神都开始变了,竟然带上了一丝……不忍?

不错,就是不忍!

这些南国武士用勇气得到了蒙族武士的敬重!

可惜……他们真的是太孱弱了,苏沪大桥血战后败退到此,身体状况已经糟糕到了一个临界diǎn,随时会奔溃!

此刻,他们中间只隔着一条五百多米的狭长平地,可这五百米的距离对于太多皖地武士来説就是无法跨越的天堑,有太多人在冲锋的路上倒下了,身体彻底崩溃了!

这根本就是无谓的进攻,与以卵击石无异!

所以,就算是蒙族武士都有些不忍了,这些敌人得到了他们的尊敬!

勇士对同为勇士者的敬意!

“终于还是要一搏了么!?”

刑天负手看着即将冲到近前的敌人,面无表情,淡淡道:“散开!射杀!”

“唰”的一下,蒙族方阵散开了,有很多背负大弓的武士从后方冲出,齐刷刷的半蹲在地,拿弓搭箭,锋利的箭头直指正在还有百米左右就要杀到皖地残敌!

哲别!

这些全都是蒙族武士中的神箭手,有百步穿杨的能耐,远战以弓杀人于无形,近战拔刀斩敌,是刑天麾下强悍的武士,全都是大草原深处走出来的猛士,保留了游牧民族的所有本事,射术无双!

厮杀不用火器枪械,这是地下世界不成文的规定,一来是因为上面不允,二来是现代枪械威力太可怕了,开枪就能射好几百米,一旦爆发群战,波及无辜,到那时就算是在上面有人保着也没用,肯定会引来军队的打击!

因此,厮杀不用火器枪械,这是地下世界不成文的规定,谁都得遵守!

在这样的情况下,拥有蒙族哲别的刑天占了大便宜,有远程打击的力量!

此刻这些蒙族哲别出现,皖地残兵的下场可想而知!

“慢着!”

叶天浩忽然大喝,对着刑天一抱拳:“我愿带人冲锋,和这些勇士用长刀进行勇士之间的碰撞!”

“你动了恻隐之心。”

刑天冷冷扫了叶天浩一眼:“这些是穷途末路的哀兵,不怕拼命,与他们近战会有武士战死,不值得!”

“请成全这些南国武士!”

叶天浩垂首喝道:“他们是真勇士,应该倒在和敌人的正面交兵中,而不是死在卑鄙的冷箭下!”

“收起你该死的武士精神!”

刑天断喝,皱眉道:“八部天将于我有大用,不该用他们的生命愚蠢的去证明勇气什么的,你的恻隐之心不足以让他们去冒险!

而且,倒在箭雨中也是死在了冲锋路上,也算成全他们!”

説完,刑天看了一眼冲在前方的皖地残兵,已经距离自己这边不足五十步了!

“滚开!”

刑天一把拨开叶天浩,吼道:“射杀他们!”

“咻咻咻咻……”

蒙族哲别松开了拉弦的手指,一时间,箭羽冲天,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道近乎完美的抛物线,狠狠朝着那些皖地残兵坠落过去!

霎时,血雨狂飙,一个个南国武士在乱箭中倒地!

许多人都不忍再看,缓缓别过了头。

确实,这是一群勇士,一直战到了一刻,困在莫孤山后,非但没有在绝境中乞降,反而在明知必死的情况下再一次发动了进攻!

这样的勇士,值得敬重,死在乱箭中让人心痛,哪怕是作为敌人!

三分钟!!

短短不过三分钟的功夫,所有皖地残兵尽数战死,每一人少身中五箭以上,在莫孤山脚与蒙族武士中间狭长的五百米缓冲带间到处都是尸体。

喊杀声平息了下去,只有深秋的风在呼啸,此刻听来多多少少有些凄凉的味道!

五百米狭长缓冲带,成片尸体中,只有一人拄刀而立,身中数十箭却迟迟没有倒下,满脸是血无声瞭望天空,带着一种大悲!

这个人是万磊,这位皖地的大将眸中带泪,悲怆无言!

箭雨停下了,竟再无人能狠下心对万磊射出一箭!

风过无声。

良久后,万磊终于动了,头颅一撇,唇角洒出一抹不屑的笑容,举刀在自己身前狠狠一扫,“喀拉喀拉”登时将所有的箭杆尽数扫断!

“这就是你们的手段吗?”

万磊狂笑了起来,很难想象这个男人为什么在万军阵中还能笑的那么的坦然,那么的……骄傲!用一种近乎睥睨的眼神在四周的蒙族武士身上扫视一圈,喝道:“刑天呢?被誉为万人敌的北王呢?可敢站出来与我这个将死之人一战!?”

蒙族武士寂静。

片刻后,一个黑衣男子缓缓从人群中走出,身材高大,剑眉怒目,不是刑天又是谁?

“我在这里。”

刑天负手而立,面无表情的看着万磊,轻声道:“来,我接受你的挑战!”

“哈哈哈哈,是个真男人!”

万磊大笑三声,一提手中唐刀,跌跌撞撞朝着刑天冲了过来,贴近刑天时二话不説抬刀就笔直朝刑天胸膛刺了过来!

这一刀……很快!

刑天负手未动,一直等刀距离自己的胸口不足五公分的时候,才猛然抬手一把握住了刀刃,明明是徒手格刀锋,可却没有一滴血淌落,当时爆出“铿锵”一声金属轻吟,将那唐刀死死扼住!

万磊愣了,有些惊异的看着刑天那只握着刀锋的手,久久不言。

“送勇士一程!”

刑天大吼,“铿”的一声,一把折断了对方的唐刀,调转手中断刃方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手中断刃捅进了对方胸膛!

“噗!”

血水狂喷,洒了刑天一脸,有些温热。

“北……北王为老子送行,值了!”

万磊有些艰难的抬起头怔怔看着刑天,右手一松,手中断刀落地,然后他抬起了自己满是鲜血的右手朝刑天探去。

刑天没躲!

“嘭!”

这只沾满鲜血的大手轻轻拍到了刑天胸口上,很轻,毫无力道可言。

只是,万磊的脸上却露出了满足的笑容,仰天长呼:“北王并非,我……打到他了。”

语落,倒地气绝,就此身亡!

刑天神色复杂,低头看了眼地上的男人,过了许久,忽然回头看向叶天浩,问道:“万磊被困莫孤山已经一个晚上了,四方逃兵中可否有一人向这里靠拢?”

“呃?”

叶天浩一愣,有些不明白刑天为什么会有此一问,不过还是如实説道:“没有一人,都在忙着逃命!”

“南国亡了,的忠臣全都殁于这里了!”

刑天长叹一声,淡淡道:“传我令,不必花费太大精力追击萧月笙了,着重招降其他溃散的南国武士,不过……只收基层武士,但凡头目,给他们一些财帛让他们滚蛋!”

语落,刑天提了提衣服离开了这里,只剩下一道声音飘荡着:“将这些武士葬在这里,莫孤山莫孤山,他们一起葬在这里死后彼此相伴也不孤独了,倒是与此山相得益彰!”

“……”

很奇怪的命令!

一时间,此地的一些高层都在皱眉思索着。

过了良久,叶天浩似乎是明白刑天为什么那么説了,摇头一叹:“南国……确实亡了!”

言罢,径自去安排手下为那些战死的皖地残敌敛尸去了。

“喂,到底怎么回事嘛!”

凌颖一脸不解在后面嚷嚷着:“为什么要放过萧月笙啊,那个家伙活着始终是个威胁啊!”

“人心都死了,他这个孤独的王活着又有什么用?”

轩辕轻叹一声,看了眼凌颖,缄默片刻,道:“万磊作为灵魂级别的大将被困莫孤山,按道理説应该有人来救援的,而且也来得及救援!毕竟整个浙沪一带现在到处都是南国的溃兵,肯定有人在附近!

可事实是……无人来救援!

这意味着什么你难道还不明白?

那些……带着溃兵逃跑的所有大xiǎo头目已经放弃南国了!!!

要不然,他们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万磊战死而不救援,毕竟,万磊是他们当中很大一部分人的老大!

这万磊显然是个品行上没有任何问题的人,不可能辜负手下,落难却无人救,只能説明南国的人心已经散了!

有这些连老大都能丢下不管的头目在那横着,恐怕基层的武士就算是有心尽忠怕也是报效无门!

到,人心必寒!

所以……这南国是真的完了啊!

大概万磊就是的忠臣了,可惜已经战死,万里江山再无人愿舍身相护!”

説完,轩辕对着周围的蒙族武士昂了昂下巴,轻声道:“不信你去问问这些人,若我大哥战败被困,他们会怎么做?”

凌颖此时已经哑口无言!

问?

还用问吗?

这些蒙族武士简直将刑天当成了战神膜拜,如果被困,这群武士会彻底疯狂,就算是身上绑着炸药包炸开重围也会去救刑天!!

一瞬间,凌颖明白为什么刑天觉得萧月笙没有任何威胁了……

萧月笙,就是个孤独的王,真正的孤家寡人一个了!

从金陵到沪地在到苏州……

这个人三番五次丢下战将自己逃跑,或者干脆是阵前杀将逼反了冉重楼,所做所为让人心寒!

起码,那些现在正在带着自己的手下满世界逃跑的南国大xiǎo头目是心寒了!

要不然,不可能只顾着保命不管万磊!

……

武警广东总队医院怎么样
晋中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贵州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云南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陕西治疗盆腔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