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原信息港 > 养生

仙魔大红楼 第五百四十九章 一元小成,法家章程!_a

发布时间:2020-01-16 22:45:03

仙魔大红楼 第五百四十九章 一元小成,法家章程!

清水镇边上潦草的茅庐,陈凤蝶走了出来。

外面很暖和,一阵微风吹动了她的头发,把几缕不安分的头发吹到了她的脸上,阳光普照,也照亮了身边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的脸……

“娘……”

小男孩好像受了惊吓,被温暖的阳光一照,死白的小脸露出了些许的人色。

他昨夜亲眼看着有人欺负娘亲,可是,他太小,被那人踢了出去,脑袋碰在了石头上。

小男孩忍不住摸了摸后脑袋,又往脚边的石头看了看,他就是摔在了这块石头的上面,头上还带着血……

“娘亲,咱们还是走吧。”

小男孩把脸贴在陈凤蝶的手背上问。

陈凤蝶抚摸自己孩子的脑门,小心翼翼的,生怕触碰了小男孩的伤口。

她也想走了,可是,走?他们孤儿寡母的,还能往哪里去?

“咱们去找你爹爹好不好?”

陈凤蝶突然笑着问。

小男孩哪里懂,拍手大笑,为能去找自己的父亲表示开心。

可是他不知道,他的父亲,已经死在了虎口之中……

他们一家是山里的猎户,就在半个月前,山里的老虎成了妖,他的父亲自然活不成,倒是那虎妖也通了人性,只是报仇而已,没有迁怒孤儿寡母,所以,陈凤蝶带着孩子来到这里。

而此时,陈凤蝶已经后悔,没有在山里死个干净了……

前面有一条河流,岸上有一棵歪脖子树,陈凤蝶带着孩子,沿着一条狭窄的土路前行。

小路蜿蜒曲折,穿过一片茂盛的草地,野花在里面肆无忌惮冒出星星点点的紫色、黄色和红色。陈凤蝶把野花一朵朵的踩在脚下,碾成泥,因为她觉得,自己和孩子,也像是这些野花一样,在世上没有任何的依靠……

“明明是这等下作的事情,可是,没有公道,我和孩子留下,更是要受人欺辱。”

陈凤蝶一边看着在歪脖子树下玩耍的孩子,一边丢出一条粗鄙的麻绳,在树干上系了一个,恰好能让她把脑袋伸进去的圈。

然后,她抱起一块头颅大小的石头,朝着自己的孩子慢慢走去……

一步,

两步,

三步!

陈凤蝶的浑身都在颤抖,泪水滚滚而落,可是,她也无可奈何。

她活着,那人食髓知味,又要她对不起死掉的夫君,她死了,孩子自己也不能活。

她没的选择,倒不如,一起死了干净……

五步!

陈凤蝶已经到了孩子的身后,把石头高高的举起来……

突然!

陈梦蝶恍然看见一个穿着黑色大氅,面如冠玉的青年人脚踏虚空,冲着她缓步走来。

这人一脸温和的对她伸出手掌,她仿佛抓住的希望,狠狠的抓住,要抓紧。

然后,就有淡笑的吟哦,轻轻的传过她的耳边……

“一夜惊梦吓煞人,梦靥沉沉汗一身。

无奈没抡桃木剑,恶梦惊醒是清晨……

陈梦蝶,醒来!”

声音猛然拔高,仿佛是漆黑夜空滚滚而来的惊雷。

陈梦蝶猛然醒转,觉得手里发沉,抬头一看,吓得满身都是一阵阵的白毛冷汗。

她看看身前自己孩子的后脑勺,再看看手里的石头,啊了一声,石头在地上摔成了几块……

“我这是在做什么?我疯了吗?竟然要杀了自己的孩子……哦,是昨天的噩梦,我做了一个梦,呼~~幸好只是梦啊!!!”

陈梦蝶觉得昨天只是一个噩梦而已,大松了一口气。

她扯着孩子要走,但是孩子,却在地上的碎石里面扒了起来……

“娘亲,看,是金子,咱们有金子了,以后娘亲不会做噩梦了!”

金子?

金子?

金子!!!

陈梦蝶连忙弯腰扒拉碎石,在碎石里,果然有好几个大金锞子,足够她和孩子找个不错的地方安顿。

她四处磕头感谢老天爷,想往清水镇里走,想起昨夜的‘噩梦’,打个哆嗦,又带着孩子,往着更远的地方去了。

前路缥缈,但是,有了金子,她和孩子就有了依靠……

清净的河边,宝玉和黄石公现出身形。

黄石公看着陈凤蝶母子的背影笑:“宝哥儿,你做这个,就能一元大道小成?”

“只是一半。”

宝玉微微摇头。

黄石公递过去一个眼神,很不满意宝玉的说法,只是给两个‘蝼蚁’生的希望罢了,这样的事情,他随手都能做出来几千上万个。

这要是能成全宝玉的一元大道,那么,一元大道也就不是文人只在传说里的梦想了……

宝玉轻声道:“我现在和他们母子一样,都在红尘俗世里苦苦挣扎,他们有点风波就活不下去,我贾宝玉遇见学士、妖王,也没有主宰自己命运的能耐,所以,他们是我的映照。”

“这倒有点意思了,然后呢?”

黄石公淡淡的问。

宝玉一步迈出,到了清水镇的里面,黄石公自然也跟着。

然后,宝玉指着前面的一个半大小子道:“我要变得更强,等到成圣,就能摆脱和陈梦蝶一样的弱小的命运,而在追求圣途的同时,我,还要处理他。”

“那个半夜踹了寡妇门的刘小子?小人物而已,值什么?”

“他不值什么,就是个垃圾而已,但是,他也是让我一元大道小成的引子了。”

宝玉淡淡的笑,笑容仿佛来自九天的虚无:“我,以及我之家人,我之手足要大逍遥,要大自在,自然不可能只是实力强悍就行,那样的话是你们道家的清静自在,不是我们俗人的盛世了……

想登青楼而世道贫瘠,无有青楼;

想吃美食而天下大乱,无有好厨;

想喝美酒而大能纷争,是万里疮痍!

这样的话,那还真的没什么意思呢。”

说到这里,宝玉忍不住笑了个痛快……

“你笑什么?”

黄石公觉得不太对劲,听见宝玉的笑声,他有点心里发寒。

宝玉继续笑,低声道:“我要天下都行我的政令,不只是列国大周,而是八千国,甚至,盛唐!”

说罢,宝玉铿锵出声:“奸、、、、淫者,天诛!”

蓦然,白日暴起紫雷一道,把刘小子劈成了一块黑炭,整个清水镇都炸了起来……

“神仙发怒了!”

“刘小子死了,他奸、、、淫弱女子,被老神仙用雷劈死啦!”

“神仙饶命,饶命啊,我等知错,不该护着这种龌蹉的杂碎啊啊啊啊!!!”

人流奔走,整个街道都是一片狼藉。

宝玉和黄石公就在这片纷乱的人群中往前走,所有的人,都不自觉的避开了他们。

黄石公惊然、愕然,又要毛骨悚然,呆呆的看宝玉的周身起了一个璀璨的完整的圆。而且,那光辉,竟能闪疼了他的眼……

“一元大道小成?果然是一元大道小成!苍天啊,这小子才是进士文位,他才二十岁冒头,竟然有了大儒立教的那种,除我无人可安苍生的儒心霸气?

难怪了,这一元大道,他能拥有。”

随后,黄石公又忍不住的苦笑,对宝玉道:“可是,大儒立教是大儒之间的纷争,你现在就有了这种想法,天下,岂不是要乱个痛快?宝哥儿,你应该不甘心只在列国大周推行你的政令了吧?”

“属国吞并列国,属国互相争战,这本来就是盛唐定下的规矩,我只是加入进去而已……

哦,你放心,大周现在太弱小,我还指望幻阵白雾保护大周呢。”

“那大周要是强了呢?”

“咳咳,我很守规矩的。”

宝玉意有所指的道。

这边说着话,两人就到了白牡丹的小院。

水勿语和殷无极在院子里修行,得到了黄石公的指点,他们都有了不小的进步。

袭人在收拾菜园,晴雯在给宝玉绣文人随身的帕子,看见两人进门,就要往前迎接……

“嘘~~~”

黄石公把手指竖在嘴边,轻轻的嘘了一声。

袭人、晴雯立马站住,她们也注意到了宝玉的神色,似乎,有点不对?

只见宝玉温温儒雅的笑着,眼底却是一片恢弘,无数的文字在他的眼底闪现,几乎要烁成了耀眼的流光。

宝玉好像没有看见任何人,条件反射的在书桌边上站着,摊纸,研墨,取出火乌赤毫。

火乌赤毫在他的手掌里化作流光,字迹在十扣纸上舞……

一张,一张,又是一张!

很快摞成了摞,全都是不带才气,却能惊了天下的章程!

没错,是章程,不是文章!

这一条条、一列列的,竟然是治国安邦的法,是属于国家刑部的管辖,却远比列国、属国,乃至比盛唐的《盛唐治国律》都要详细的章程!

其中有……

一.零零零一,

一.零零零二,

一.零零零三,

一.零八零一,

乃至于,三.零零零一!

从日出到日落,再从日落到日出,足足两天一夜,宝玉的手里,竟然出了将近三万条的治国律法!

“没墨了。”

宝玉把火乌赤毫往黄玉砚台里一抹,写不出字,有点可惜的道。

他的声音还是空灵,还没有从一元大道给予的顿悟里走出来,可是,没墨了,他的眼睑就开始颤抖,显然,很快的,他就会失去这种顿悟的状态……

“不,有墨,多少墨都有!”

宝玉写了两天一夜,黄石公就看了两天一夜,水勿语和殷无极也围在旁边,看得双眼冒光,也是口水横流……

黄石公拽过来殷无极的手腕,大笑道:“小地方没有好墨,但是我道家跨世天骄的血,还是妖将的血,勉强不玷污这些章程了!”

“什么?!!!”

殷无极惊叫出声,还没反应过来,黄石公就冲着他的手腕一抹。

哗啦啦,带着月芒的地狼妖血冲进了黄玉砚台,宝玉很自然的,蘸了继续书写。

这还不算完,黄石公也用笔毫蘸了‘墨’,要誊抄宝玉书写的章程……

“赤城王,救命!”

殷无极可怜巴巴的眼神看过去,水勿语冰冷面甲下的脸颤了颤,眼睑也颤了颤,紧接着,也拿出笔毫……

“地狼太子,孤誊抄一份,等抄好了,借给你也誊抄一份。”

“会死狼的!”

殷无极拼命反抗。

哪知道黄石公把一大把补血的千年药材塞进他的嘴里,紧接着,又是一把……

“放心,死不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殷无极觉得黄石公看他的笑容,突然特别慈祥……

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条,如此多的章程,几乎填满了整间房屋。

宝物从顿悟中醒来,恍然懂得了许多法家的道理,他在二十一世纪对法律一知半解,但是此时,好像把各朝各代,乃至二十一世纪的法律都懂了个不少,是贯古通今!

【这些,是我以前打眼扫过的法学知识,再加上近读书懂得的道理,融合起来弄出的,契合当世的章程?】

宝玉看着自己书写的章程,脑门哗啦啦的冒汗,

这么精妙、契合当今天下的刑部章程,让他再写一次的话,他都写不出来……

黄石公还没抄完,一边誊抄着,一边哈哈大笑:“好啊好啊!大善!真是太好了!这么精妙的律法,就算是百家争鸣时候的法家都弄不出来!要是管仲、商鞅、李斯,还有始皇帝嬴政知道了,肯定要从坟墓里跳出来,老汉都压不住他们的棺材板儿啊……

还有,这能在韩非子和申不害的手里面换多少好处?

不行,得一条条的卖,特别是韩非子,老汉要掏空他的家底啊,这混蛋比老汉还小了十二岁,竟然都成圣了!”

嗯?宝玉眨眨眼睛,特别善良的问道:“前辈,您誊抄了多少?”

“才八千条……小子,你做什么?”

黄石公随口回了,伸手抓剩下的十扣纸誊抄,可是,却抓了个空。

他抬起头,看见宝玉把书写了章程的纸张都收进了黄玉砚台,而且,在冲他很‘善良’的笑……

“敢问前辈,您拿晚辈的东西去卖,给晚辈什么好处?这二道贩子,也不能无本万利吧?”

“二道贩子?什么东西?好吧,老汉明白字面上的意思了,要好处?”

黄石公一脸不甘愿拽起来脸色死白的殷无极,更不情愿的道:“老汉给他道果

,如何?他也是你的手足不是?”

“可以。”

宝玉干脆利落的答应下来。

殷无极突然抬起头,皱眉看宝玉……

手足?他殷无极,算得上宝玉的手足?

说起宝玉的手足,有薛道衡、西门雪、步常仃、水,加上乐阳两兄弟那边的一百零八进士白氅,水勿语勉强也是,但是他殷无极,一直以来,都没和宝玉多么亲近了。

没错,他和宝玉有血缘关系,但是感情上不怎么亲近,一直也说清楚了,他和宝玉是互利互助的利用关系罢了。

可是,就在此时,在此地,宝玉给他换来了黄石公的道果……

“男儿不吃嗟来之食!”

殷无极喘着粗气骂,他的血都快放干净了。

“有骨气!”宝玉竖起大拇指。

“地狼太子好气魄!”水勿语高声赞叹。

和他们不一样,殷无极没有正气天碑也没有八九玄功,实力是靠的一身精纯的妖族血脉。要是得到黄石公的道果,那是如虎添翼,不像他们一样,还得废掉以前的修行。

所以,殷无极拒绝了,真是有太大的气魄,也有太大的傲骨!

面对两人的夸赞,殷无极苍白的脸上,露出捭阖世间的笑。

然后,他的脑门被人扣住了……

调理小儿脾胃虚弱的药
5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动脉粥样硬化严重可以吃通心络吗
丁桂薏芽健脾吃多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