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原信息港 > 科技

海正

发布时间:2019-12-05 09:11:42

海正,邻居,老好人,心里一点不老好。啥都清楚,能写一手不错的字,前几年,门上就写着,李新红打玉米欠2元……有一种汉字的美,很工整。叫人不敢相信是海正写的。

海正自己下苦挣的钱,舍不得花,谁都要不到去。

海正,饭量大,力气也大,很能干苦活,力气活。平时饥一顿,饱一顿,有时一顿吃一天的饭。

海正吃穿不讲究,啥都能吃,啥苦活都能干,有人领着干,干活挺厉害的。他不适合干细致活,窍道活。所以他很笨,有一身笨力气, 适合拉车子、扛包子。海正不喜欢一个人孤独的干活。给别人干活,有人陪着,有人说话,习惯了被人呼来唤去。

海正喜欢给别人干活,能挣到钱,还能吃饱肚子。

海正,爱捡拾破烂,屋里被废旧东西塞得满满的脸,连下脚的地方也没有。屋里散发着龌龊,异样的怪味,很难让生命存活。所以,海正被自己逼到无处落脚的地步,一年三季都露宿门前的水泥路上,前几天,寒冬里还偶尔吧床铺弄到屋檐下睡。

看到他过着这样的日子,叫人难忍和酸楚。

海正也有过快乐的日子。他哥嫂不在的时候,他在门前自娱自乐玩“恶作剧的”日子。他把过去捣辣子面,调料面的石头姜窝顶在头上,边笑边转圈圈;把捡来的啤酒瓶,在地上排两个,上面把瓷砖块架上,在同样架三层,顶上还放一些瓶子或者其他物件,显示玄妙,奇特。路过的人驻足称赞,他开心。在那些暖和的日子,海正把大电视搬到大路上演电视,邻居都搬来凳子,边看边称赞海正,此时他开心。

海正,不说话,人都以为他老实,他就是不和人交流,成天低头不语。

有一回,海正把火炉子搬到大路上,做肉。

我过去看炉火熊熊,锅里沸腾,青烟冲天,肉在锅里翻不起来。

海正拿勺翻。

我拿明换调侃:“海正,把肉给明换来一碗。”明换摇着手,笑着说:“我不要,我嫌脏得很。”

一阵笑声。

海正也笑了。

是的,海正头发长,胡子长,脸脏兮兮的,手黑黑的。不洗,不下点功夫洗,轻易洗不净。还滴鼻涕,烟熏的眼睛,黑黑一圈,眼眶里噙着泪。真的是华子良一个。

父母在世时,给海正娶过几个媳妇,媳妇都和她妈睡,她妈和嫂子强迫他跟媳妇睡觉,强力按住她和媳妇在一起,海正都没把事弄成,其中海正能叫出名字的媳妇有,岐山的翠翠,降帐的哑巴还有巧霞。海正说:“翠翠很漂亮,他喜欢翠翠”。

巧霞跟了他的弟;翠翠,他领着石佛庙逛庙会是时弄丢了;降帐的哑巴媳妇他自己给送回娘家了。

现在,海正一直过着单身的日子。海正吧媳妇当成他干活的帮手,忽视了媳妇的另一种功能,爱情,他没有奢望。他在没有爱和被爱的盲区,过着原始的无爱 生活。

建立家庭,他没想过,也不知道怎么建立。

是他自己错失了心爱的机会,可留恋的翠翠。一个让他心动的傻女人还在海正心里存活着。几十年了,不曾忘记。

前天,海正流鼻血了,流的很多。我见到了路上的血迹斑斑。几摊,还有血点点。

他哥赶紧领他去县上医院看了,可能,弄点药,没大事就回来了,看完医生,往车站走,海正给他哥说:“我给你买点啥吃噶。”他哥很感动。

没想到平时傻乎乎的海正今天这么有心。

昨天,海正又流鼻血了。

中午,我下地回来,海正的哥哥和弟弟在吵架,吵的很凶。

午饭后,还在吵。

劝不住。

他的弟弟,请来当年说事的几位来评理。

老曹来了,当年的村长来了,他舅来了。

吵的不休。

他嫂子边哭边诉说着自己的委屈。

他哥面红耳赤。

他弟依依不饶,嫌他哥不给海正看,白得了父母的家产。

他哥拿来两瓶农药,拉弟弟到父母坟前喝。

他弟怕了,骑着摩托走了。

他哥浑身还在颤抖 。

海正躲到屋里不出来,没说一句话。

海正身体很壮实,一般不得病。好着的时候,能挣点钱,自己用,也补贴家用;一旦生病,命运像风浪里的一条船。

共 145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颇富味道,讲述海正的命运以及他的喜怒哀乐。人物形象鲜活,让人不由想起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己。语言凝炼,行文自然,关注社会弱势群体。推荐阅读。【编辑:至简】【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10 16】

1 楼 文友: 2017-01-02 18:06:4 问好。期盼新作。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

2 楼 文友: 2017-01-02 20:22:52 感谢老师点评,祝你2017愉快!

小孩脾胃虚弱用药
小孩健脾胃的食谱
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治
孩子夜间咳嗽厉害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