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原信息港 > 科技

铛铛网被指因守旧错失长大机会沦为电商边缘

发布时间:2019-04-25 18:19:05

“无论是入驻天猫还是腾讯,我都给出明确指引:从了。谁让人家流量大呢。而且我也不觉得天猫是渠道霸权,只是运营和服务理念不同。”当当CEO李国庆说。

你没听错,铛铛要以旗舰店的情势入驻阿里天猫商城。

这不禁让业界欷歔不已,曾铛铛的地位和淘宝几近是“平起平坐”,铛铛还于2010年12月8日登陆纽交所,成为国内平台电商股。而京东和凡客等“后生”到现在还在为融资和登陆资本市场“努力着”。

30年河东,30年河西。目前的国内电商行业早已是阿里系、京东系和苏宁系的天下,而铛铛则沦为“看客”,一浪接一浪的电商价格战,蚕食的不仅是铛铛的市场份额,还有用户和人气,更将铛铛带进了无止境亏损的“深渊”。

截至发稿前,铛铛股价为4.0美元,较发行价16美元正好下跌了75%。目前铛铛市值仅为3.2亿美元,还不及“小弟”唯品会 的5.18亿美元。

铛铛仿佛正在阔别电商行业竞争的舞台中心,成为一个边沿者。

缴械

10月30日,铛铛与天猫(原淘宝商城)联合宣布,即日起当当正式入驻天猫,百万种商品以图书、日用百货两大类目旗舰店方式入驻。

天猫相干负责人对时期周报表示,铛铛会将80万种图书品类、30多万种百货品类,同时入驻天猫,目前已进入货品上传、店铺装修等试运营阶段,铛铛站内站外商品售价将实现同步。

“消费者已可通过天猫搜索‘铛铛官方旗舰店’进入相干店铺。铛铛的自营百货类目也将以‘铛铛精品百货店’名义在天猫开出另外一家旗舰店,双方也正进行终究的技术对接。”上述天猫人士称。

至此,铛铛成为天猫实行开放B2C战略以来的商户。铛铛为什么自降身价“投身”天猫?

在李国庆看来,铛铛入驻天猫就是为了流量。“也有人这么说,你这样就把天猫养肥了。但自营和平台不是一回事。天猫就是做‘商业地产’。它挣的商业地产的钱和流量,而我是经营商品。这两个有本质区分,它要用力抓品类,抓服务,我用力抓商品。只要对经营商品有信心,铛铛就不怕入驻。”

“当然我希望消费者能直接登录铛铛。”李国庆说。他也坦承,入驻天猫对铛铛的品牌有所削弱。但他同时也强调,铛铛给导航站、给搜索交的钱比给天猫还多。

有更多的人认为这是铛铛的无奈之举。

目前铛铛面临市场竞争和资本的双重夹击。亚马逊中国和京东商城不断在铛铛核心的图书领域“割肉”,而铛铛本身的扩大战略并未取得预期效果,其毛利和流量都开始大幅着落,这也致使铛铛股价一路猛跌不止。

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今年2季度,铛铛在B2C市场中占有1.3%的市场份额,位居行业第八位,与今年一季度相比市场份额下落0.5个百分点,排名也下滑了3位。

“获取流量和营销本钱都在增长,垂直电商独立性越来越弱化,融入天猫、京东等综合性平台大势所趋。”电商行业人士李成东解释。

而当当入驻天猫能否起到促进销售的效果也不得而知。“能带来多少实打实的交易量,还得看铛铛能不能在淘宝上玩得转了,淘宝里边的直通车等规则跟淘外不一样,需要铛铛投入更多资源去调和。”易观国际分析师陈寿送对本报表示。

“但这可能是把双刃剑,既然天猫上可以买到这些书,用户为何还要去铛铛呢?”电子商务观察员鲁振旺乃至担心,如果用户以后都去天猫买书,铛铛的流量肯定会下降,首先受到冲击的将是它的百货品类,销售事迹可能被拉低。

亏损连连

铛铛怎样了?从一个重量级选手成为如今的纯围观者,铛铛错失了哪些机会?

一切始于“万恶”的价格战。

当当上市伊始,京东和亚马逊中国就不断在图书领域发起针对当当的价格战。“我年做图书的时候是平均7.4折、第二年是平均6.9折,结果现在平均6.5折了。无论我怎样改进包装材料、怎样差异化,但是价格战没法躲避,这就是零售业。”李国庆略显无奈。

价格战带来的负面效果不言而喻。铛铛财报显示,2010年第三季度以来,铛铛的毛利率从25%一路下滑至2011年第四季度的10%。今年以来,其毛利率也是徘徊在15%以下。

曾盈利的铛铛则再次堕入了巨亏的“泥潭“。当当2012年第二季度净亏损1.2亿元(约合1920万美元),同比扩大330%,环比扩大21.5%。

“虽然铛铛在图书领域的市场份额目前是,但大有被亚马逊中国赶超的危险,有些图书商给亚马逊的供货量已超过当当。今年4月,京东商城对外宣称其图书频道单月销售额突破1亿。而这距离该频道上线不过一年半的时间。”李成东说。

这着实让李国庆堕入了两难的地步:不参加价格战有可能将被踢出局,而参加的话则面临持续亏损的压力。

为了提升毛利、拓展营收渠道,当当也开始向百货化方向拓展,并推行开放平台战略。今年以来,铛铛还确立了“走出去、请进来”战略,与国美电器、酒仙、购、优购等达成战略合作。

但这些努力似乎收效甚微。铛铛财务资料显示,年,铛铛百货收入依次为0.37、0.67、1.53、3.92亿人民币,分别占总收入8.26%、8.72%、10.49%、17.18%。

而一样以“卖书”起家的亚马逊中国在2010年的百货占据了一半的营收。

“铛铛的这些尝试目前效果其实不明显。另外,业务扩大给物流、仓储造成的本钱都会很大,因此反而可能带来财务负担。”李成东说。

李国庆认为,铛铛亏损的主要原因是毛利率下降,同时百货的费用提升但还没有到盈利点。不幸的是,铛铛的亏损有可能还会延续,其财报数据显示,铛铛运营成本的增长速度远高于营业收入增长,亏损仍将继续。

亏损恍如让李国庆失去了耐心。

近期,有多家图书供货商对时期周报反映,收到铛铛关于应对恶性促销价格战的通知。该通知称,为应对某站挑起的低于成本的促销价格战,被迫发起反击,各个供货商必须承担部分促销费用。

据了解,为了惩戒少数不参加其促销活动的供应商,目前,已有四家出版机构的图书被铛铛宣布下架。

错失“长大”的机会

在今年8月15日的“京苏”价格大战时,欲要参战的当当却被刘强东疏忽,甚至讽刺铛铛“瞎吆喝”、李国庆是“擦皮鞋的”。

铛铛是如何放任京东、凡客们“长大”的?在互联领域,大多数企业为了能在未来“称霸”,不惜在发展早期投入所有人财物力,走得快但亏得多。

但李国庆显然不是这样的,他习惯于“稳扎稳打”。但也被外界诟病太过于摇摆和守旧。

据环《环球企业家报道》,2009、2010年两年,铛铛收入增长分别为90.3%、56.5%,而凡客收入增长分别为152.5%、303.7%,与此同时,根据京东官方数据显示,京东两年增长率分别为203%、155%。

相较于京东和凡客,当当拿到的融资更少,投入到市场营销当中的钱更少。在李国庆看来,铛铛不一定要做大做全,想要“通吃”所有领域将很难成功。

他告知,目前铛铛只做图书、日用百货、孕婴用品和服装四个品类,也不同于天猫的全人群覆盖,当当只做中低端人群,致力于精品百货。

“我没有那个财力,我没有拿到10亿美金,我干不了。我也不想去赌这件事情。”李国庆对坦承,早在5年前就有人曾预言,如果不做3C,当当将会跌出电商前三的位置。

“3年后肯定只会剩下三家电商。资本会着急,资本的气力会组织这场游戏。而这3家里肯定有一家是铛铛。”李国庆说。

“对,你可以说自己要做‘小而美’,能够实现有限的商业价值就足够了。但谁不想成为亚马逊的贝索斯和阿里巴巴的马云?铛铛有机会做成宝马,但现在仍是奇瑞的体量,只能说惋惜了!”一名电商业内人士感叹道。

日常禽流感如何预防
莲花清瘟颗粒是中成药吗
吃什么预防脑中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