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原信息港 > 故事

师兄来了快点逃百一十五章救人下

发布时间:2020-01-24 22:44:48

师兄来了快点逃 百一十五章 救人(下)

只是对付区区一个筑基后期的小子真的有必要他们使出那一招吗?

竹竿深陷进颧骨的眼睛闪烁着犹豫的光芒,使出了那一招,他们兄弟可就得立即离开清羽宫了。

他不甘心啊!

这次千里迢迢的奔过来不就是借着先遣队伍的名义,想趁着清羽宫内乱之际,从中拐点宝贝吗?现在可好,什么宝贝都没顺着不说,还因着遇上了这个倒霉的煞星,逼着使出了那种力量,现在二弟是被打的火气上来了,打算干掉这小子,不过他可不傻,这家伙和他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为了这么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使那一招可不大划得来啊。

自己和二弟原本拦住他,是看他孤身一人,修为也属于他们能应付的境界,才出手想擒了他的,到时候在门主那儿说不准还能给他们兄弟俩记上一功,哪知道这小子竟然这般厉害,明明只是个筑基后期的小子,对上他们不仅游刃有余,还能时不时反击一下。

不能再这样磨下去了!

耳边再次传来胖子怨毒的催促声:“大哥,我们快点动手吧!”

竹竿的眼神逐渐狠辣下来,“好,动手!”

……。我是明绝地牢分界线……

黑暗的地牢显得格外的阴森,伴随着不时翻起几个如死鱼眼一般水泡的灰白色潭水,更是可怖的令人心慌。

焦急的情绪逐渐蔓延开来,每一个提议在不断的被否定,韩宁他们无计可施,只能干站那儿看着那些或熟悉或陌生的脸庞渐渐流失着生命力,气氛难言的压抑,心上都似沉甸甸的压着一副担子,重的透不过起来……。

灰白的潭水,黑色的头颅,翻滚的水泡……。

这一切的一切像一道道催命符,韩宁几乎忍不住放弃自己的理智,立时就想冲下去,能救一个是一个啊……

南宫旭初紧皱的眉头忽而舒展下来,眼眸闪亮起来,“我有办法了!”

“真的吗?是什么办法?”韩宁的剪水双瞳也瞬间放出希冀的光芒,她真的不忍心再看着那些人这样下去了,若是实在想不出法子救他们还不如给他们一个痛快的好。

“将这潭水放光!”

“什么?!”

韩宁与言淡之震惊的望着南宫旭初,甚至怀疑起自己的耳朵:“我不是听错了吧,小师叔,你刚刚说的什么?”

南宫旭初坚定的一字一句道――

“把――潭――水――放――光!”

太过讶异下,韩宁反倒笑了起来:“如何把潭水放光啊?”

这一潭毒水虽然不大,但也有上百平米,况且还不知它有多深,放光它?难不成他们还要在这儿修一条排水渠,让这些毒水排出去?就算他们真的修成了这条渠,那些毒水又能排到哪儿去?若是排出去,那岂不是害人!

在韩宁心里几多不信的同时,言淡之似乎明白了南宫旭初的意思,平静如水的眼眸也波动了起来,“小师叔,你的意思是……。”

南宫旭初点了点头,“不错,我正是这个意思。”

一旁的韩宁有些按捺不住了,凑到两人中间追问道:“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啊?这潭水怎么可能能放光呢?”

“宁儿,你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吧,我现在就把潭水放光……。”

韩宁目不转睛的看着南宫旭初一步步走近了深潭,立定在深潭岸边,慢慢阖上了眼帘,双手结出复杂的手印,嘴里则开始喃喃自语起来……。

一个又一个晦涩的字符从南宫旭初的嘴中吐出,化作一个个深奥的印记在半空中闪耀,像一颗颗璀璨的钻石划出神秘的轨迹,明亮异常。

随着半空中的印记愈来愈多,南宫旭初的脸色渐渐惨白下去,结印的双手也不住的颤抖起来,显然快要支持不住了。

“小师叔我来助你!”

言淡之一个箭步上前,双手抵住了南宫旭初的脊背,大量蓝zǐ色的灵力自他的双掌透出,源源不断的输入南宫旭初的体内。

南宫旭初表情倏而一松,低低道了一句谢谢,但仍旧没有睁开眼睛,半空中的印记已经多的就像夜空的繁星一般,流光碎影,犹如洒落一地的水晶。

“无方的弥咒听我指引,凌九天之岚,通冥清之瀛,凝!”

无数的散着繁光的印记曼舞一般,在清清的铃铛声中,掩着薄雾,旋转着,跳跃着,轻快的化作一根巨大的空心圆柱,顶天立地的竖着,灿烈得银光烁烁,几乎刺的人睁不开眼睛。

在银色的空心巨柱成型的那一刹那,灰白色的潭水好像听到召唤一般,猛地奔涌起来,泡在里面的人们也随着潭水的变化而随波逐流,被带着不断朝着巨柱靠拢。

韩宁虽然不明白这诡异的空心巨柱到底是通向何处,不过眼看着吴福他们就要被这诡异的空心巨柱吸进去,韩宁还是急了起来。

“旭初哥哥,快停下!”

南宫旭初对韩宁的话语恍若未闻,或许他听见了也无暇理会,此时正是紧要关头,容不得出一点点差池。

潭水似风云变色,潭中深处开始剧烈震动起来,灰白色的潭水一层层的扑卷,仿佛沸腾了一般“咕嘟咕嘟”叫嚣起来……。

倒流的潭水越发湍急起来,离空心光柱近的一个的弟子已经滑进去了一只脚,显而易见,如果南宫旭初不停下来,接下来所有被泡在潭中的长老弟子都会坠入空心巨柱中消失不见的。

“住手啊,旭初哥哥……”

韩宁已经急的快要哭出来了,却不敢妄动,如此威力巨大的法术,他使出来必定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若是自己贸贸然打扰了旭初哥哥,那他很可能会遭受到严重的反噬,哦,不,还有大师兄,这法术是依靠着他们两人的灵力才能完成的。

可是他们不是只想将这潭水抽光吗?为什么连泡在里面的人也一同抽走了?那空心的巨柱到底是通向何处?

可是那空心的巨柱丝毫没有停止的趋势,还在不断的吸入灰白色的潭水以及夹杂在潭水中的那些长老与弟子……。

渐渐地,原本还只被吞没了一只脚的弟子,两只腿都被吸入了巨柱之中,然后是整个下半身,腹部,手臂……一个弟子很快随着湍急的灰白色潭水消失不见……

韩宁甚至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他就这么消失了,韩宁突然开始茫然起来了,他们不是来救人的吗?为什么旭初哥哥他们会这么做?

空心巨柱吞噬的速度愈发快了,一个上百平米的深潭,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就彻底在这世上蒸发了,只余那片因着常年浸泡而变成灰白色的土地赤裸裸的暴露在他们面前……

韩宁失神的盯着那根发着烁烁银光的巨柱,它不是已经将所有人都吸进去了吗?为什么还不消失呢?

……。

韩宁慢慢的扭过头去看南宫旭初,韩宁全身的力气好像随着潭水的抽走也从全身一点一滴的溜走了,身体不住的颤抖起来。

眼前的南宫旭初与言淡之突然变得陌生起来……。

是他,是他杀了这么多人,他是刽子手!

南宫旭初的脸色已经惨白至极,嘴唇失去了所有的血色,身子也开始摇摇晃晃起来,似乎下一刻就要倒地,他手上结手印的动作也变慢了下来,似乎每结一个手印都费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银色空心巨柱在吸光了所有的灰白色潭水后,突然剧烈的抖动起来,靠下面的出口似下水饺一般,将刚刚被吸入的长老、弟子齐齐倒了出来……。

银色空心巨柱在倒出一个弟子后,才慢慢消弭于天地之间,丝毫没有留下丁点痕迹,好像刚刚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韩宁做的一个惊悚的噩梦一般……。

在巨柱消失那一瞬间,南宫旭初一下子如推进山倒玉柱一般颓然倒地……

他已经疲惫的说不出话了,只能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似乎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了。

言淡之的情况稍稍好些,却也累的动不了了,慢慢坐在了地上,但那淡漠的脸上也不禁露出了一丝微笑,“我们成功了。”

“是……”韩宁呆呆的看着这一切,还没回过神来。

“那是通往冥界的通道,那些毒水都被抽往那儿了,你就放心吧。”

“哦……”

“别担心,师兄弟们还活着,他们没事。”

“哦……”

“这次多亏了小师叔,没想到他当年竟然把那页记了下来,我还以为不会成功的呢。”

“哦……”

……。

“傻了啊?”言淡之永远沉静的瞳眸在发自内心的悦然下,一抹澄亮的湛蓝色似层层晕染开的妖娆绽放在眼底,那打趣一般的眼光瞬间将韩宁迷失的魂魄吸引住了。

好美的眸子,大师兄的眼睛怎么会是蓝色的?

韩宁魂不守舍的想些不着调的事,愣愣的发着呆,直到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响起,“咳咳……”

倒在地上的南宫旭初咳的好像要把肺都咳出来,一朵血色的血花开在嘴角,为他冷漠肃杀的容颜添了几许姣媚,殷红的唇瓣费力的蠕动着:“宁……宁儿……将……将我怀中……。那朵……那朵墨蓝色的花……。拿……出……来……”

新汶矿业集团协庄煤矿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种植牙是怎么做的
北京301医院nk细胞可以治疗肿瘤吗
肇庆哪些医院看癫痫病好
温州比较好的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